胡崖山奇闻:开棺见青烟含泪入黄泉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奇闻 发布时间: 2018-10-27 09:33

  胡崖山东侧有一村落,名为平村,寓意是平安长久。平村村民众多,却交通闭塞,村民多以农耕为生,偶有达官贵人,聚财升迁后亦迁居至闹市繁城。

  袁老爷子,名袁穆,其富贵非高官,只因生平做善事,不图半文钱。袁穆善做木工,还略懂医术,凡乡人小疾,皆登门诊脉,闲暇之余,做的一手精绝木品,板凳桌椅便是小菜一碟,然其一生清贫,平凡可贵。

  一日,一盲人路过村头,欲由此进城,便朝袁穆打听路向,袁穆惊诧不已,此地离市城遥远无望,路途不便,加上此人双目失明,怎可继续赶路,于是劝声道:“先生不必急于赶路,可到鄙舍小宿一夜,明日再走也不迟!”盲人点了点头道:“也好,我行路已久,腹空背乏,先生可有饭否?”袁穆笑而未答。

  至袁穆家,盲人未进屋,停留片刻言语:“我行路已久,体味朽嗖,饭后可否在此冲洗一番?”袁穆答应。进膳中,盲人将手中汤碗一晃,撒的满桌皆是,忙言到:“我行路已久,肢体无力,撒的汤汁,羞于行!”袁穆道:“先生赶路不易,此番小事,不足挂齿,若先生愿意,可常住寒舍,老朽愿交友于你!”“如此甚好,甚好……”盲人老者答道。二人相见恨晚,聊至午夜。

  次日天一亮,盲人便诉请离开,言进城有要事,并希望袁穆送他一程,袁穆执拗不过,只得欣然接受。待行至北山中央,盲人停下脚步,拉手袁穆道:“袁兄,实不相瞒,鄙人年少时曾学得风水卦象,称不上玄明,却可保你兴旺!”袁穆惊叹道:“请贤弟指明一二!”盲人仰头朝天,手指一定,“待你死后,可葬于弓石向西一里处!切记,定要教的子孙后人以诚待人,以善待生。”袁穆边点头称是边想,盲人怎知前方有弓形巨石?盲人又言道:“兄送我至此足矣,还家去吧!”,袁穆刚欲拒绝,盲人竟然不见踪影,消失在茫茫的山野之中。

  六年后,袁穆死去,依照先训,袁穆的儿子袁青山将其藏于北山弓石旁,坟地坐北朝南,靠山而卧,前临瀑布,两翼平丘。

  袁青山子承父业,行医匠工,其医术不在袁穆之下,除在本村行医之外,偶尔也赶往城中给富家子弟看病,一来二去,袁青山名声在外,边在市城集场开起了医馆,医馆门庭若市,往来病患络绎不绝,袁青山成了名利双收的富贵之人。

  袁青山对其子袁一禾口口相传,常训导一禾的爷爷遇到了神人,才使得家族兴旺,并嘱咐袁一禾做人的种种道理。袁一禾天性逍遥,对此番言论左耳进右耳出,心中不以为然,一个土丘坟地,哪有如何功劳?

  袁一禾虽然生性好玩,不学无术,即便如此,他天资过人,功课学习无一不精,袁青山料到,若有一天袁一禾考取状元,实在不算什么出奇的事。

  一日,袁一禾与几个纨绔子弟一同游集,将爷爷坟地之事原本诉说,几个人无不惊叹,其中一人好奇非常,言到:“我等不信有如此荒谬之事,如果为真,棺椁内定有奇珍异宝,保佑长安,不然,就是烂坟一个!”袁一禾对此事想来已久,亦觉此事为夸夸其谈,有人提议开馆查看,验明正身。袁一禾好于面子,允之。

  次日,袁一禾带领伙伴四人来到胡崖山弓石处,几个人迫不及待,挖土掘墓,时间不长,便见得棺盖,因年久时长,棺盖被虫土湿气腐蚀,近于腐烂,一人道:“不出所料,棺椁已腐,如何称得上好坟?”待挖及棺底,天已近晚,傍晚时分,红云悬挂,宛如一幅宁静的画卷。几个人准备开馆,将双手放至棺盖一侧,凝神聚力,只听“咯吱吱吱”的声音,棺盖被挪动了,几人再次发力,终于将棺盖挪开一缝,这时,棺内忽然飘出一股青烟,薄如丝缕,飘入空中。袁一禾吓得惊坐在了地上,招架不住怂恿,几个人合力将棺盖彻底推开查看,除了一堆白骨,别无他物,如此只好罢了。

  会还之后,几个人都生的大病,属袁一禾最重。其父对此事愤怒异常,然又无可奈何,只好命人将坟墓重修,袁青山不断在院子里来回急走,边走边说:孽障,我怎么生了一个孽障!袁一禾整日头晕脑胀,不思茶饭,睡眠全无,犹如中毒一般,其父携众医瞧病,无人知晓此病何名,此病何治更是无从谈起。

  一月后,袁一禾血液停流,面无血色,死于床榻之上,胡崖山老袁家的独苗香火至此终结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